纪允礼_

尝试成为COE民,无言fo致歉
不算写手的写手纪允礼/如些
不成篇章的文字与懒癌晚期患者
lof头像太难换了肾好疼

看你们都弄了个顶置,我也来跟跟风(……
要筹备一场重要考试,所以没啥时间写文,写了也都是小短篇
主要是我懒(。
未来应该是原创文比较多了,当然还是会写同人der
一般不去墙头,因为我觉得好累,我好懒,最多就很多面墙,建个故宫
近期是撒野女孩
然后……没屁放了

我关于老李的自叙

#现实向
#第一人称,非同人
#真刀子,给每一个李夫人的刀子
#文/如些

我很喜欢一个男人。
我第一次与他相见是在小时候,我为他挡下伤害。
我与他第二次相见是在细雨之中,他为我静止流光,静止车辆的运动,静止空气流动。我靠在他的怀中,再也没法忘掉那一天他轻揽我的后腰的力度。
水滴顺着他的发丝滑落下来。于是水滴便成了泪滴,他的气息便成了我的气息。
“……白痴。”
说不清道不明的是我此时心中所感,好像一切都很巧很微妙。
公司里的遇见,他正式走入我的生命,于是我再也无法将他逐出我的世界。
公司总裁,还是我所要争取的投资方。
我总觉得他是一副不苟言笑惜字如金的样子,好像刚好应了那些少女小说的设定,完全就是霸道总裁。
但他也是不一样的,较起那些苍白的纸上形象,他是多么鲜活呐。
……如此鲜活。
他会毫不客气地指出我的错,也会认认真真地肯定我的好,他给予我最珍贵的鼓励。我在长期相处中发现他的另外面——温情,幼稚,可爱,可以对着我露出笑容,也可以为了我奋不顾身。
我发现好像一切都有了变化,连我对他的感觉都变得不清不白,按我敏感的思绪来看,我想他也喜欢我。
他好像突然之间学会了大发雷霆。我被圈在了他的保护伞下,我一旦淋了点雨,他便生气一顿,心疼地帮我拍落雨滴。
我听了许多话,他以前从未说出来的与这些的相似的话。我想我没法不把它们当情话,也没法忘掉它们。更没法在未来忘掉他。
——“我穿过他冷漠的表象,寻找的是无法忘却的拥抱。”
我想拥抱他,想感受他的温柔,想聆听他的心跳声,想告诉他我喜欢他,想和他一起奔向未来,我想与他牵着手漫步在同一束阳光下。
……我想他是真的。那该有多好。
一切的一切都无法实现,连我爱他他也没法知道。我同他相差了一个世界,我只能通过一层单薄的屏幕抚摸他的脸庞,从一行苍白无力的文字读取他的温情。
最难受的不过如此。他说从此以后换他为我冲锋陷阵,却无法真的为我冲锋陷阵。
而我却是真的喜欢他。

===
太难受了,李泽言你为什么不是真人TTTTTT

文/如些
封面/小小

“你最怀念的,是什么?”
当林鹧鸪第一次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她还只是一个小小的十八线演员。
“最怀念的啊……大概是校园生活吧……”

林鹧鸪和她的许多同学一样,大学刚毕业就一头扎进娱乐圈,从此便满心欢喜地想着未来。
和大部分年轻人一样,她也只想着未来有多么灿烂出彩,但却忽略了这个圈子里从不缺有实力有美貌的人。
她努力奋斗好几年,这才博来了女配角的位置。跟着剧组参加记者会,想着走个形式就好,却想不到某个记者把话筒对准了自己。
林鹧鸪只这样回答,听起来很普通的甚至可以说很敷衍的答案。
错过了一个好不容易得来的机会,这是她晚上回家时才想起来的,林鹧鸪不免觉得懊悔,但仔细想来似乎也只有这个答案才发自内心。
她睡觉前也就一直想着了,又联想起自己的校园生活。
最让林鹧鸪怀念的,应该是高中的日子。
那时候她的成绩不错,人缘也不错。
她凭着一张脸就当了校花,也以此得到了不少人的追求。
林鹧鸪想着想着,又觉得太难过,果然最美好的日子都在学校里,老师的话一点也不错。她也觉得困,高压的生活快把她打垮。

——“晚安啊。”
“做个好梦呢。”
“不对,一夜无梦才好。”

林鹧鸪的高中是一所名不见传的四五线学校,小地方难出好看的人,她也就是那个很特别的人了。
追她的男生不少,那时候大家要么卯足了尽地追,要么就是默默无闻地只远远看着,好像在学校里,男性喜欢林鹧鸪已经是天经地义的事了。林鹧鸪对于这一些清楚得很,不过她高中没谈过恋爱,也没对除了班内同学外的任何一个男性留下印象。
不过这一次她忽然想起一张脸,并不熟悉却也不觉得陌生。也许是那么多年过去了磨损了记忆,她觉得脸庞模糊的很。
但她还清晰地记得。
——梁秋实。
至少林鹧鸪的大脑这么觉得,但她实在无法找到一张脸与之匹配,只觉得朦朦胧胧。
梁秋实似乎是当初她楼下一个班的男生,长相似乎是一般,成绩似乎也是一般,整体来说没有什么值得别人去记忆的地方。
林鹧鸪也说不清到底是谁了。她只记得很多关于梁秋实的点滴。
林鹧鸪记得高二那一年的运动会,她被班主任钦点参赛女子四百米,有一个梁秋实陪着她跑完了全程,终点却不见他的身影。
她记得有一次考试和梁秋实分到同一试室了,他就在她的斜对面,她记得总能看到梁秋实偷偷回了头。
她从来没觉得他特殊而值得别人记忆,但偏偏林鹧鸪就记得一个梁秋实。
梁秋实最喜欢的应该是自然景物,林鹧鸪常常能在路过植物园时看见他为照料花草而忙碌的身影。后来学校里的海棠花开了,她欣喜地跑到树边看漫天的花。一树一树的花开惹来不少女生。
林鹧鸪仍是见到梁秋实。
“嘿。”
她看到梁秋实的眼镜片被阳光照的反光。
她看到微风吹过时梁秋实眨了眨眼。
“你叫什么名字。”
“我吗。我叫梁秋实。”
“我是林鹧鸪。”
梁秋实笑:“什么。我当然知道你是林鹧鸪。”
“但我不知道你是梁秋实啊。”
即使说并没有什么闪光点,但他笑起来确是清清爽爽。
“……现在知道啦。我们互相认识啦。”
他转过身时,林鹧鸪悄悄接下快落在梁秋实校服上的小花,夹在了怀里那本大字典之中。
高考那天风好大,走出来时是林鹧鸪最后看到梁秋实。
稍微长了些的刘海被大风吹得掀起,立在六月的飞雪里,唇一张一合,出口便成美丽歌谣。树影摇曳,不能忘却的是他哼着小曲儿背着手离开的样子。
风还是好大啊。就连云层都比平时要飘得快。
你看,我喜欢你,连风都知道。
林鹧鸪其实和梁秋实鲜少接触,他们高一时说了第一次话,大概从相互介绍之后对过的话整整两年来不到五十句,此后也不过都是打照面点头微笑擦肩而过。
林鹧鸪好像还清晰记得每次路过时梁秋实的校服。夏天时领口两颗扣子扣的整整齐齐,手上戴着运动手表;冬天时拉链头便拉到锁骨以上,裹着大围巾缩着头。
他有时候不戴眼镜,不过林鹧鸪很少见到这时候,五个指头掰掰就数得出来。
梁秋实不戴眼镜的时候,眼睛透着清亮的光。
他总含笑,从未耷拉了嘴角。

林鹧鸪这一天没有通告,她想起那本夹着花的字典。
……哪里呢。好像一起搬过来了。
最后她灰头土脸拿起落灰的字典,脸上也洋溢着久违的笑容。
林鹧鸪抓着书脊抖抖,并无花。
于是她便翻起。
到中间那一块时,她无意间瞄见秋。
梁秋实的秋啊。
“嘿。”
“你看。”
“又是一年秋呐。”
“找不到那片海棠花啊。”
林鹧鸪租的房前并无海棠花,倒有着几株昙花。
她将字典翻完了也见不着,也只好放弃了寻找。林鹧鸪有一个熟悉当年他们那一届校友的朋友,她打算询问。
“好久不见呀。”
“我想问一下,当初咱高中是不是有一个叫梁秋实的人?“
很快对面便编辑好了短信。
“没有啊,至少我不认识。怎么啦?”
“没有什么啦,谢谢!”她关了手机,双手环膝,将头埋在了里面。
林鹧鸪再抬头时望见的是下午三点钟的烈阳,一如当年。
她大概懂了为什么那一年的终点处不见梁秋实。

“林小姐,如今你已经是影坛最有威慑力的演员之一了,这么多年来你最怀念的是什么呢?”
当林鹧鸪第二次听到这个问题时,她已年过三十,登顶影坛。
林鹧鸪笑笑,想起当初那个回答问题的、回家便后悔、梦里一个梁秋实的自己。
如果她再答想念校园,她不会再为这次回答而后悔。

——“最怀念的啊……大概是校园生活吧……”因为有一个梁秋实。

“我怀念的事情,是没有什么可以怀念的。”

论李先生的多重人格

♜灵感来源于某个评论
♜也许会ooc,疯狂吐槽
♜符号太好看了我忍不住换了
♜喜欢请按红心蓝手/留个言啥的,我开心一下好人一生平安谢谢!(脸?不存在的
♜文/如些

♟李泽言part
商业帝国华锐集团的高冷总裁,性别男,刚过二十九岁生日,未婚。
用八年时间打造华锐,堪称冰山的容貌以及神一般的智商。
特别有钱,黑卡多的可以拿来打扑克,但那都是他自己通过努力得到的。他说:“只要努力,你也会有。”
有一家自己的私人餐厅,布丁做的特别好吃。
有很fashion的超能力——时间控制,不过很少使用,他觉得那好像没什么。
虽然是公认的宇宙直男但宠起人来还是超级甜。
是公司员工和诸位合作人所信任的好总裁。
即使这样。

却拒不承认用超能力干过最伟大的事是偷布丁。

♟李怼怼part
作为李泽言的人格之一,李怼怼最擅长的事情就是——顾名思义——怼人。
傻瓜笨蛋白痴幼稚不成熟不出所料不过如此大惊小怪少见多怪和想象中的一样差你以为我和你一样傻吗我看你的脑子确实不清醒毫无进步。
从不见李怼怼笑,对他最深刻的印象就是叹完一口气后,冷着一张脸说:“白痴。”
明明整天都在怼人却常常怼完人后还问:“我在你心里就这么不近人情?”好像以此就能挽回自己的形象似的。
在得到“对啊”的回答时也并没有如想象中暴跳如雷,而是依旧冷着脸,缓缓吐出几个字:

“你放屁。”

♟李甜甜part
口是心非是李甜甜最大的特点。
比如说在被别人问“你刚才笑了?我没看错吧?”时用貌似是他此生最快的语气回答:“没有。你看错了。”
然后常常会被吐槽(鄙视)一顿。
整天说着要撤资撤资,还说什么不会再救你第二次,结果还是救了不知道多少次。什么“我说过的话比任何书面保证都要有用”权当空气。
非得带女孩子回家过年,还说“其实是买红酒”您可拉倒吧洗洗睡了啊。
不仅口是心非,还说别人“没有条例,缺乏创意”,其实那是自己吧。
过个生日都按倒了以为可以亲了结果就抹了个奶油;一起过年亲戚都着急着呢却打了一晚上麻将。

各位夫人情人节快乐!!
不要问我为什么不产粮!!(因为懒
赠送手写一张,欢迎收图记的说一声!!
感谢我亲爱的爸爸的倾情赞助

八方财布:

吃的太快忘记拍照了!!和 @劇烈偏執  @纪允礼_ 脑丝们一起去玩太开心乐55555回过神来已经是残局乐!!!!
下(明)次(天)再去玩a!!!!!!

@劇烈偏執 七七 @八方财布朝雾出去玩!!
以及和七七的合照!!我庞大的身躯

当四个野男人戳开了lof里自己的tag

✦第三人称
✦ooc高能预警
✦幼稚园文笔
✦喜欢请按红心蓝手,要不留个评论也行((不要脸
✦没有官方名悠然,白起暂缺
✦文/如些

✧周棋洛part
周棋洛至今也没有想清楚为什么这几天女朋友看到他就猥琐地(划去)笑。
就比如今天,周棋洛在拍摄节目换服装,刚刚从换衣间出来,就见她坐在一边盯着他诡异地笑。周棋洛吓得鸡皮疙瘩都要起来。
拍摄结束后,周棋洛与女友一同坐在车内,他内心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开口问:“薯片小姐,你这几天怎么老是盯着我笑?”
正在看手机的女孩子闻言,抬头眨了眨眼睛对他说:“啊,没有啊。”
周棋洛继续郁闷,看来是问不出什么的了。
所以,他觉得必须采取行动,自己把背后的真相挖掘出来!
于是周棋洛一路上都在偷偷地时不时瞄一眼身边的女孩子,发现她一直都在盯着手机笑眯眯地看。
他心里做出了大胆的推测。
于是,在这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周棋洛趁着女友洗澡的时候悄咪咪地拿起了她的手机。
将手机打开,发现屏保是一个手绘的、穿着粉红色小裙子、有着金黄色的头发和蓝色的眼睛的可爱的女孩子。
周棋洛心里说,挺好看的,就是有点眼熟。
然后他就划开了屏保,来到了一个新世界。
全部都是图片,几乎是同一个女孩子,没错就是屏保上那个。周棋洛这就奇怪了,女友什么时候喜欢上的人物?
出于好奇心,他点开了其中一张,然后就眼尖地看到下方:
——周棋洛
——性转
???!
怎么回事??
诶,我周棋洛有长发,穿女装的样子还挺好看的。
那一瞬间周棋洛懂得了为什么这几天女友都要盯着他笑。
于是他退出这个页面,再看到了一张比较特殊的短发的自己。
——“全都再说性转呐,我干脆给棋洛穿上洛丽塔了kkkk变身女装大佬吧棋洛!”
周棋洛点点头,感觉很是满意。
_(:3」∠❀)_虽然这样不太好但好像还挺好看的。
于是周棋洛放下女友的手机,拿起了自己的手机戳开了购物网站。
——变身吧!周棋洛!

✧许墨part
作为一个温润如水的脑科学家,许墨今天也依旧蹲在实验室做实验。
但最近女友的冷落很是让他不爽,虽然他不说并且面上镇定。因此,他觉得今天的实验恐怕是做不好的了,因为他从前几天就开始想该怎么把女友挽留住,包括现在。
许墨选择放弃,然后回家。而在路上他仍然思考着该做些什么,虽然他觉得这很不像话。
——我许墨怎么被感情所阻挠了!
思来想去,他还是觉得用老方法,周末约女友出去散散步,聊聊天,吃吃东西,俗称约会。
就这么定了!许墨的步伐开始加快了起来。
此刻他开始庆幸当初搬家刚好搬到女友的隔壁,关键时候就是方便。
敲开女友家的门,看见她拿着手机出来。
“周末有时间么?我们去约会?”
面前的女孩子眨眨眼:“嗯……许墨,对不起,我周末要养呱呱。”
“……”
“……好吧,那下次再一起。”
许墨轻轻磕上了门。
呵,女人。
嘤嘤嘤我怎么就被一只青蛙抢了女朋友。
打开了手机就直接搜索:女朋友沉迷养蛙怎么办。
摁下。
我擦,按错了。
看着飞快加载的下载进度条,许墨抬起手就揉了揉自己的脸。
软件不一会儿就安装好,许墨抱着“既然都下载好了那不如就看看吧”地想法打开软件。大概翻了一下,他觉得这就是一个和微博差不多的软件。
看着搜索框,许墨突然有了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
——搜自己的名字看看?
他还真就这么干了,结果把一向镇定的许墨吓得不轻。
这……一堆写我的文章和一堆画我的图片?
他并不知道自己那么出名啊!
结果就是他喜滋滋地开始看起来各种关于自己的东西。
许撩撩?我怎么不知道我有这名字?
啊这个写我女儿的真是太可爱了,虽然我还没有。
什么,我绝对不会给我的孩子准备这么多学习计划的。
我许墨就算是性转了也一样撩妹。
啊这个写我的心里话的还真的是很了解我呢。
——哈?
——青蛙,不存在的,哪里有文章好看呢。

✧李泽言part
日理万机的李总裁今天也日常听女友给他汇报公司的近况。
……不过,他觉得今日的她有点不同寻常。
平日里总是自信满满地与他对视着的女孩子,今天显得畏畏缩缩的——或者说是害羞?——不敢抬起头来看他。
于是李泽言一直盯着女友的发旋看,如此几分钟之后,他终于受不了了。
“你怎么了?怎么不敢看着我?”李泽言忍不住开口问。
面前的女孩子扭扭捏捏的。
李泽言扶额:“抬头,看我。”
话音落下,他期待地看着她。李泽言看到他这个角度能看到的那一点点肌肤透起微红。很明显地是经过一番纠结之后,女孩子终于一咬牙,抬脸打算正视李泽言。
谁知道刚一对上视线,女友就喊着太羞耻了太羞耻了捂着红透了的脸跑出了办公室。
李泽言:???
什么啊……
李总裁十指交叉着放在桌面上,然后不经意间就看到了自家女友放在办公桌上忘记拿走的手机。
他发誓绝对不是他要看的。
拿过手机,关闭了没有密码的屏保之后,华锐总裁李泽言此生头一回感受到了什么叫震撼。
他的女友,平时都在看些什么??
这里是哪儿??
手机屏幕被线条划分成小方格,里边有文字。他随便看了一下。
——《当你要求他们穿上女装》《当你生了第二胎》《当你近视十级时》……等。
李泽言发现每一格里面都有自己的名字。他翻阅着,在一堆文字方框里看到了图画。于是他点了进去。
……华锐总裁李泽言,此生第二回感受到了什么叫震撼。
这漫画……居然还是画自己的。准确一点来说,还有自己的小女友。
他好像突然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女友今天不敢看自己了。若是他来说,这香艳的场景根本,不适合自己女友那样子的傻瓜。
什么???我看上去像是早上起床也要来一发的人吗??
等一下!这个作者,把我的腹肌画的还不够准确。
不!没人敢说我衣冠禽兽!虽然我自己是承认的!
喂!我不是副业B-BOX!也别想我在她面前B-BOX!
……日理万机的李总裁,今天也日常思考人生。

今天你追到女主了吗(4)

对话/周棋洛 白起 许墨 李泽言
记录/如些

===

李泽言:
早上好。

周棋洛:
哇李泽言你主动道早好耶!

周棋洛:
早上好总裁!

白起:
早上好大家

许墨:
我们为什么要和情敌这么融洽

白起:
说的也是

许墨:
好吧

许墨:
这里说一下周六我们的约会情况

许墨:
我们一起去看了电影,然后,她睡着了……

李泽言:
又是经典重映?

李泽言:
噱头还是那么大。

周棋洛:
薯片小姐这几天都要加班策划节目,哪里像你呀不用睡觉的许教授(`ー´)

许墨:
周棋洛你别说话

白起:
所以你们亲了没有

许墨:
你不是会收到消息吗!

白起:
没有,那天我执行任务,忘记让风捎个消息了

李泽言:
没有。

李泽言:
她说的。

周棋洛:
哇薯片小姐要敢说真话还不得被你的低气压冷死啊

李泽言:
这位金发的明星你别说话。

许墨:
要让你失望了

许墨:

李泽言:
……哦。

白起:
那不算什么,我早你一步了

白起:
李总表面淡定其实内心要气死了~

周棋洛:
(´ー`)欺负我公众人物呀你们!

李泽言:
……撤资好了。

许墨:
嗯哼

许墨:
我相信你不会的

李泽言:
那个白痴,周六的汇报写的和我想象中的一样差。

白起:
但你还是听完了而且还请她吃饭了

李泽言:
白起,下次进来记的敲窗。

白起:
喂我没有!我路过!

李泽言:
强词夺理。

周棋洛:
总裁你别转移话题啊真是~

许墨:
赞同,我知道肯定不会撤资

李泽言:
你们。

李泽言:
闭嘴。

===
写东西ooc这种在我身上老常见了
昨天忘记写了今天补上!

渔与鱼#洋流#短篇#

文/如些

3.
对于人鱼先生灿烈来说,最不幸的就是那天贪玩而跑到了海面上。
——结果就是他还没把头露出海面,便被他母亲提起来就面色慌张的渔网给困住了。
好嘛,即使这样,他也绝对不是一条脸黑的人鱼。
虽然人鱼先生此时此刻有点不明所以,但他还是很争气地想起还小的时候母亲讲起渔网。
——“那是人类的一种用来抓住鱼儿们的东西。你看,住在我们家附近的那只鱼小姐上次就被不小心困住了。但好在她及时逃脱了,才没有被人类捕上岸。”
“可是,人类为什么要捕捉他们?”
“嗯……因为人类要拿鱼儿们去换取一些东西比如说他们的贝壳——噢,他们叫贝壳为钱,真奇怪是不是?——甚至会被吃掉……”
回忆到此结束,他实在想不起来了。
于是他就有点慌了。
难道要被吃掉或者被交换吗!!不可以啊!!
人鱼先生的求生欲望让他看向四周,然后才发现——哇自己头上这个黑不溜秋的一片是什么东西?
绝对是出自好奇心,他用手推了推那东西。然后,让人鱼先生惊恐的事情就发生了:那东西缓缓移开,而他得以浮上水面。
看着眼前的这个奇怪的物种——啊没有尾巴,这就是传说中的人类吧?——盯着他。
人鱼先生觉得很尴尬。
不过他遇上的这个人类不算坏,把他放走了。他与他交换了名字。
“他叫Baek。”
“灿烈啊……虽然这一次很辛运,但以后也万万不可再偷偷到海面上,知道么?”
“……知道啦。母亲。”
人鱼先生从小就听家里人的话,不过这一次,他觉得自己要违反承诺了。
不仅仅是Baek觉得人鱼先生好看,人鱼先生也觉得Baek好看。
他从未见过这样的一张脸。
-
于是人鱼先生就一直在靠岸边的浅水地带游来游去,看看能不能再撞见Baek。
不过比较幸运的是,他还真的撞上了。就说了嘛,人鱼先生可不是一条脸黑的人鱼!
那一天海面很是平静,阳光很温暖,绝对是打渔的好天气。所以,Baek在推船准备下海时,眼尖就看到了不远处的那条熟悉的绚丽的鱼尾。
他愣了一下。眨眨眼,接而笑着喊他:“灿烈!”

===
拖更小王子就是我了(捂脸
——
以及,各位夫人们太给力了!!作为一只透明灿白同人写手从来没有这么多小心心和蓝手还有浏览量啊!!
(感动哭
今天再码一篇!!